九把刀專訪二十年前,我還是一個小學生,那時候的我還滿乖的。每天中午,我爸爸會送便當到學校給我們三兄弟,那時唯一會擔心的,是爸爸今天會不會很晚送便當來,如果太晚送來我就得偷偷在午休時吃飯。每天要為此恐慌一次。 大家都習慣叫我九把刀,有時候我都已經忘了這是一個「量詞加名詞」。這是因為高中時我曾寫過一首很無聊的歌「九把刀,把它磨一磨,它就會,亮晶晶!亮晶晶!」後來在同學惡作劇時亂喊下,莫名其妙就變成了我的綽號,現在到網路上,還可以聽到我這首「主題曲」。 曾經,我想當漫畫家 最早我想當漫畫家,這是因為我很謙虛啦,覺得比起別人立下想當總統的志願,應該比較容易實現吧!念美術班的時候,不管上課下課我都在空白作業本畫連環漫畫,從不管成績有多爛,只是雖然我很喜歡畫圖,但是我覺得自己沒有當漫畫家的天分。 1999年底我開始寫小說,其實會在網路上發表是很自然的事。因為那時我沒有自己的個人電腦,於是我在交大計算中心寫,很多學生都會在硬碟裡存A片,我怕網路管理員清理時,不小心會砍掉我的作品,於是就貼在BBS區,發現有很多人回應,也讓我越寫越有興趣。 曾經,我的書賣得很爛 現在大家看我是一個暢銷作家,其實我覺得除了實力之外,運氣也很西裝外套重要。以前我的作品曾經賣得很爛。到2004年,出的十幾本書全年在金石堂加起來的銷量,還不到四千本。而早期除了一本「魔力棒球」,沒有一本書曾再版過,每次首刷兩、三千本,連一千本都賣不掉,只能堆在倉庫裡。 有一次跟一位出版社老闆聊天,他告訴我,他常祈禱倉庫可以發生火災,因為如果書燒掉了,他可以獲賠書價的三成,如果太平無事,他反而要一直付倉庫的租金,我聽了滿心酸的。 以前書賣不好,我沒有痛覺。「暢銷」、「滯銷」不是我寫小說應該要擔心的事,只是覺得跟半生不熟的人解釋自己是誰的時候有點害羞。 如今,我已寫了40本書 有一次我跟人家說我的代表作是「功夫」的時候,有人恍然大悟說,「原來周星馳拍的功夫是你寫的啊?」當然不是啊!如果說出名有什麼好處,至少現在我不必再費心解釋我是誰。 至今我已經完成了40本書,很多人覺得我是高產量的作家,那是因為我想過,要當熱血小說家,靠著寫作維生,就要很有效率的寫,假設一、兩個月出一本書,應該就可以擁有一個國小老師的收入。 我算過,自己睡醒來就寫、寫完就睡、加上發呆時間,一小時可以寫1200字。我以前窮極無聊的時候,每天可以寫8000字,次無聊的時候5000字,後來交了女朋友字數銳減到飄忽不定。 不過ARMANI調整到職業狀態,還是要認真一點,滿足別人對你的期待,而且一陣子沒摸到自己出版的新書還是會覺得怪怪的。現在我在彰化二水的鄉公所服替代役,每天可寫2000到3000字。 如今,寫作變成生活 我搞不懂為什麼有些作家老是難產,好像一定要長期推敲字句,才能淬煉出好作品。我覺得只有才情不好,才會花很久時間才寫出一句話。 有些人會好奇我怎麼能武俠、愛情、奇幻等類型無所不寫,其實我經常都在找點子,當我看漫畫的時候,如果看到很有感覺的對白,或是看報紙、雜誌發現一些特殊的題材、佳辭美句,就會用手機拍下來,存進電腦裡。 我的電腦裡分門別類存了很多資料夾。像是姊弟戀、社會案件、還有吞下鱷魚被撐破肚子的大蟒蛇照片,或是自己突然想到的一句話等,這樣怎麼寫也寫不完。 而且除了變成題材,這些資料也是我寫小說的營養。像我最近看到科學園區有一種有毒塗料,一摸過幾分鐘就會死,以後如果要寫新型態的殺人手法就可以派上用場。另外寫偵探小說的相關情節時,也才能進入狀況。 我記得日本曾發生一起連續殺人案,對方把死者支解後,用強酸溶解沖掉,以為這樣一來就天衣無縫,但是後來會破案的原因,是因為人體脂肪不會被強酸溶解,長期ㄍㄡˊ (台語,黏的意思)在下水道中,G2000住戶抱怨水管不通,這才發現謀殺案,並循線找到兇手。 所以說,寫殺人的故事時,不能天真得以為沖洗掉血跡、毀掉屍體就能逃過警方的追緝。我覺得再怎麼「唬爛」,也要編出合理的故事,不過我在蒐集這些資料的時候,也發現殺人真的很艱辛,毀屍滅跡是很困難的,所以奉勸大家還是奉公守法,不要犯罪。 變成暢銷作家後,很多學校找我演講,我很高興別人看重我,但是邀約太多,我又怕我以後只會演講,不會寫小說了。因為,人活著不能只是滿足別人對你的崇拜啊,理想的狀態應該是寫得很煩時,才演講調劑一下,這樣我才能有時間繼續寫作。 未來,就是不停戰鬥 我知道有一些人嘴巴上不講,但是心裡總認為放在網路上的小說比較廉價。像我這樣的網路作家,老是被認為是在次文化中寫作的人,不會成為正宗、主流;充其量只是一個書賣得好的作家。 2006年,我創下連續十四個月每月各出一本書的紀錄,有一次一位女作家不經意的問我,現在再回頭看,會不會覺得作品很粗糙?我回答說,「不會,超級好看的」,因為我要展現自信,沒有人比我更喜歡寫作。等當完兵後,除了寫小說,我也要計畫去旅行,多體驗不同的人生狀態,我也會繼續貼文在網路上跟網友分享。 除了現在當替代役寫的東西,依規定要給鄉西服公所看過以外,從以前書賣很爛的時候,我就有一股傲氣,不管是劇情編排走向、或是下一本來寫愛情小說撈一票,從來沒有人可以建議或管我寫什麼。現在書賣得好,我更沒有經濟壓力。 我很喜歡一句話「人生就是不停戰鬥」,只是我覺得人還是要輕鬆的作自己,我沒法像一些大學者一樣,講話時背後像是有一個大法輪在轉,老是要成就別人。其實我不想對社會有貢獻的時間還滿多的! 未來,就是耍好九把刀 我以前曾經試著參加過文學大獎的比賽,沒有得名,那跟我的路線不同,反正寫四平八穩、含笑拈花的文章不是我該做的事,未來二十年我會繼續寫我的小說,耍好我的九把刀就是了。 對於台灣的未來,我想太用力或太大的期許,沒有真正的著力點,但不管是藍是綠理由都太多了,希望想管理台灣未來的那些人,能多說一些「對不起,是我做錯了」,取代「謝謝指教」或一堆藉口。 對年輕人的期許就更簡單了,睜大眼睛看看那些你們正在瞧不起的大人們,記住他們的所作所為,長大了不要跟他們變成同一國的!http://mag.udn.com/mag/people/storypage.jsp?f_ART_ID=104693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結婚西裝
創作者介紹

便所

umvopduytq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